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回报换肾之恩:这道德边缘之舞好惨烈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12-27 13

某年的3月15日,严刚立家里一片愁云惨雾1+6+3+n+v+r+e+n+c+o+m。这年春节过后,严刚立身体不适,持续高烧,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而且已经到了晚期!

严刚立山东省费县人,父亲和母亲都是普通工人。严刚立从山东轻工业学院毕业后,应聘到临沂天华丝织贸易公司工作,并和同事曹鸿相恋结婚。两人生育了一个男孩,名叫丁丁。

严刚立住进了临沂市人民医院,接受透析治疗。但医生说只有进行肾移植手术才是治愈的最佳方案。做移植手术的必要条件是肾源和20万元手术费。严刚立父母去世后,他以50余万元的价格卖掉了父母的旧房子,如今这笔钱正好可以用在手术上。但肾源却很难找,医生说,如果有亲属关系,配型成功的可能性大,移植后的排异也小一些▧,成功的几率更大。

得知严刚立患上绝症的消息,正在外地出差的堂妹严晓凤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家。严晓凤是个苦命女孩。她是◤严刚立亲叔叔的独生女儿,一次,她做水果生意的父母开三轮车去金乡进货,返回途中◎因车胎突然爆裂导致翻车,父母当场死亡。伯父和伯母把年↔仅10岁的晓岚接到家中,当亲生女儿一般抚养,严刚立也把晓岚当成亲生妹妹。高中毕业后,严晓凤考上了临沂财经学校,毕业后,严刚立找朋友帮忙把她安排到⿵临沂同维日化批发公司当了会计。严刚立结婚后,严晓凤一直跟伯父伯母住在一起。严刚立的父母去世后,严晓凤搬去跟哥嫂一起住。

听医生说了情况,严晓凤慨然决定捐出自己的一只肾脏,救哥哥一命。严刚立起初不同意,晓岚哭了:“哥,如果没有伯父伯母,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知流И落到哪里了。你就让我报答一下你们的恩情吧!”严晓凤和严刚立进行了配型,结果晓岚和哥哥都是O型血,完全可以成为他的供者。为了尽量不影响严晓凤未来的生活,严刚立和妻子决定到济南进行移植手术,在临沂当地,对所有亲朋好友都隐瞒这件事。曹鸿∩说:“这事最好不说,否则十有八九会影响你的婚姻大事。”

这一天,严晓凤将自己的左肾捐给了哥哥,移植手术十分顺利。移植后,严刚立恢复得很好。新生的感觉令他喜不自禁,不过一想到妹ω妹,严刚立就感到不安和亏欠。

严晓Π凤回到公司上班。在严刚立夫妻俩的坚持下,他们对外统一了口径,说严刚立移植用的是医院提供的肾源。由于他们消息封锁严密,甚至连严刚立的舅舅、姑姑都不知道实情。

后来,严刚立的同事给严晓凤介绍了一个名叫陈斌的男孩。陈斌比严晓凤大三岁,山东东营人,毕业于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是一名电脑维修师。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随着关系越来越密切,严晓凤越来越觉得应该把少了一个肾的实情坦诚相告。但哥嫂坚决不同意:“你不能告诉他实情。腹部的那个伤疤,你就说是做阑尾炎手术时留下的。”严晓凤听从了哥嫂的叮咛。年底,陈斌和严晓凤结了婚,两人住进了陈斌在临沂新区按揭买来的房子里HrYW。

陈斌的父母急切地想抱上孙子,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严晓凤的肚子却迟迟不见动静。后来,在婆婆的坚持下,严晓凤和丈夫一起去做了检查。医生说,陈斌没有问题,不孕可能是严晓凤的卵泡发育不成熟导致。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让她先治疗。谁知吃了五六个疗程的药,严晓凤依然毫无反应。

推荐阅读:痴迷“风水情妇”,神灵难佑贪心厅Л官

求子心切的陈斌又◆带б着严晓凤来到上海检查治疗。在上海华山医院,医生建议进行全面体检。CT扫描结束后,医生问陈斌:“你妻子什么时候摘除了左肾?★”陈斌以为医生看走眼了:“您一定是弄错了吧?”医生语气肯定地说:“你看看片子,明明只有一个右肾……”陈斌一下子愣了。一旁的严晓凤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脑一片空白。

严晓凤知道不能再隐瞒了,哭着把实情告诉了丈夫。陈斌恼怒异常:“那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这不是恶意欺骗我吗?肾是人体之本,缺了一个,别说怀孕,能安稳地活着就算万幸了!”这天晚上,气愤中的陈斌把真相告诉了父母。老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建伟,娘不想活了呀!”陈母嚎啕大哭……

一夜无眠的陈斌又挂了专家号进行咨询。专家说,并不能认定不孕就是由捐肾造成的,但是Е严晓凤体质特别虚弱,尿素氮和肌酐指标也与正常值有不少偏离,这应该与肾功能不佳存在一定关联。而ì严晓凤缺失了一只肾脏,却未向以前的医生说明,并盲目服用了大量促怀孕药物,从而导致肾功能不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专家建议以后要把护肾放在第一位,务必杜绝再服用那些药物。依照晓岚这样的肾功能,就算是怀上了身孕,也不可能经得起孕育和生产的过程。这些话让陈斌感觉如雷轰顶。

一回到临沂,陈斌就不顾严晓凤的苦苦哀求去找严刚立理论。陈斌说:“我只有一条路可走,离婚!”严刚立夫妻俩大惊失色。陈斌拂袖而去后,严刚立皱着眉头说:“晓岚一旦离婚,肯定会传得满城风雨,那她这辈子就真的完了,咱们也得跟着一辈子不得安生。要不咱们打听一下看看,能否做试管婴儿?如果可行,这个钱咱们出。”

听说这个建议后,陈斌和父母都同意了。然而去医院咨询,他们的心都凉了下来。经检查,严晓凤的不成熟卵子做试管婴儿也无法受孕;其次,按严晓凤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宜冒险孕育和生产。回到家里,严刚立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夜无眠后,他下⊙了一个决心他对妻子说:“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给陈家生个孩子呢?”曹鸿顿时满脸涨得通红:“你疯了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呀?”严刚立不断地向妻子道歉,但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我这不是被逼无奈了吗?仔细想想这可能Я是唯一的办法了。毕竟妹妹曾经救了我的命,我们不能眼看着妹妹失去丈夫,失去家啊。我求你再考虑考虑……”

随后,严刚立对妻子一·次次苦苦相$求。曹鸿考虑再三后,终于含泪答应了丈夫的建议。隔天上午,严刚立打电话找来了严晓凤。得知哥哥竟然想让嫂子替自己生个εїз孩子,严晓凤连连摇头说:“不行,我宁愿和他离婚,也不能接受这个事情!”严刚立说:“你那么爱建伟,真舍得跟他分开吗?▲对外人咱们谁也不说,对我岳父岳母也只说是我和你嫂子的孩子,是送给你们抚养的……”

晓岚虽然嘴上还是反对,态度ц却不那么坚决了。这天晚上,严刚立又单独找到陈斌,告诉了他这个打算。有些不好意思的陈斌提出一定要用试管婴儿的方式,取自己的精子、嫂子的卵子,由嫂子代为孕育。严刚立说:&ldqu≠o;就这样决定了吧,只希望你能一辈子都对晓岚不离不弃。”陈斌郑重地答应了他1 6 3 女 人 ∽网。双方达成一致后,陈斌很快说通了父母。随后,陈斌和曹鸿在济南某医院进行了第一次试管婴儿手术Σ。取卵、取精、体外授精、体外培养都一路顺利,却在胚胎移植这个环节失败了。医生建议他们准备第二次手术。这一次就花掉了4万元,严刚立夫妻俩都暗暗心疼。为了尽快完成这件事,严刚立一咬牙跟妻子商量:“别折腾了,干脆就自然受孕吧!&⿰rdquo;曹鸿半晌没有作声。她也想着,尽快怀上孩子生下孩子,结束这件荒唐的事。

10月6日这天傍晚,严刚立把孩子送到朋友家后,打电话把陈斌找来,两人边喝边聊。陈斌有了醉意后,严刚立把自然受孕的意思告诉了他。陈斌面红耳赤:“这,这不太好吧?”严刚立说:“这一切只是为了生孩子,老天也能理解的。你暂时不要跟晓岚说,等怀上了再说吧。”说完,他转身出了门……陈斌独自面对曹鸿,面红心跳。但他已有了醉意,又想着这是传宗接代的大计,就试探着握住了曹鸿的手。曹鸿没有推辞,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隔了一天,严刚立又安排了一次“自然受孕”。之后,曹鸿的例假没有来,严刚立陪╣她到医院检查,结果曹鸿真的怀上了。严刚立立刻打电话通知了陈斌。随后,按照和陈斌商量好的说法,曹鸿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严晓凤。她说,最近她和严刚立又去了一次济南,利用上次采集的精子做了第二次手术。严晓凤泣不成声,陈斌也如此告诉了父母。两家人的关系重新密切起来。起初严刚立、曹鸿和陈斌还都有些不自在,但慢慢就习惯了。

4月中旬的一天,严刚立出差了,严晓凤单位也有事,便委托陈斌去看望嫂子。两人单独在一起,气氛突然显得很特别。见曹鸿脸上竟≥落下了两行泪珠,陈斌的心一震,他默默地走过去,把头贴在♤了她的肚子上。曹鸿轻轻地抱住了他,两人开始热烈亲吻,并克制不住地再次发生了关系。平静下来后,曹鸿把一段埋藏在心底的话大胆地说了出来:“建伟,我喜欢你。他生病后,我们之间的夫妻之事形同虚设。跟你在一起后,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女人……”陈斌也说了实话:“我也经常想起你。自从知道晓岚只有一个单肾,每次跟她亲热我都觉得恐惧……&∽rdquo;自此,一旦丈夫、儿子不在家,曹鸿就会通知陈斌前来幽会,°゜两人的关系日渐亲密。

之后,曹鸿生下了一名男婴。陈斌给孩子取名陈盟。满月后,陈斌的父母就把孙子接了回去,由他们和严晓凤一起喂养。身体渐渐恢复的曹鸿每隔一两周就会偷偷和陈斌见上一次。随着感情越来越深,他们俩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对方原文陈斌无法遏制地有了一个新的想法:&ldq〓uo;曹鸿,我们一起生活吧。小盟是我们俩的亲骨肉,我们带着儿子远走高飞,一家团聚吧。”曹鸿早有此意,但唯一让她放不下的是丁丁。陈斌劝慰她说:“严刚立一定会疼他的。可我们俩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rdⅨquo;

一日上午,趁着严晓凤上班,陈斌从父母手中抱过孩子,说要带儿子出去透透气。中午时分,陈斌和曹鸿坐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后,陈斌才打电话给父亲:“爸,我和曹鸿私奔了。我们想一家三口团聚在一起。爸爸你好好安慰一下晓岚,别出大事。等他们兄妹俩都能平静地对待此事了,我们再回来离婚。”说完他关掉了手机。曹鸿也给丈夫发了条短信:“对不起,我和建伟走了。希望你不要动怒,别影响身体……∫”严刚立几乎晕倒。不一会儿,严晓凤也哭着打来电话。直到这时,严刚立才自责无比地告诉妹妹,为了省钱,在他的提议下,曹鸿和陈斌是“自然怀孕”,他们俩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严晓凤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她不去上班,整天呆在家中,茶饭不思,夜不成寐。而严刚立则时时处于痛苦与自责之中。严晓凤痛苦消沉了一阵后,下决心要把丈夫和孩子追回来。可丈夫却像铁了心一样,永远是关机。

见陈斌迟迟不归,公婆与儿媳在一起也觉得尴尬,他们回了东营老┎家。这天夜里,严晓凤怎么也睡不着。下床后,她神情恍惚不知不觉地走到婴儿房,轻轻拿起了奶瓶。这时她才猛然想起,这是她该给陈盟喂奶的时间。她的眼泪不由得“哗哗”而下,同时,她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既然自己思念牵挂着陈盟,曹鸿又如何能放得下丁丁?走投无路的严晓凤突然想出了一个办法。5月27日下午,她来到哥哥家,说自己一个人住很害怕,想带丁丁过去玩几天。严刚立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晓岚。

严晓凤带丁丁回到家,给曹鸿的手机发了Ы一条短信:“曹鸿,我一直亲近你、敬重你,不曾想你却如此待我,彻底毁了我的生活。我想告诉你的是,丁丁在我这里,我自己不想۩..活了,你就不担心他的安全吗?”等到下午5点还没有动静,严晓凤又发了条短信:&ldquo⊙;再给你五小时,不回话我就要行动了。”

第二日早晨7点,严晓凤发出了最后“通牒”:“曹鸿,我给你三个小时。三小时内不回复,我便割掉丁丁的左耳朵。六小时我再割另一只!”曹鸿和陈斌到了上海后,开了一个电脑修理店。28日一早,曹鸿便看到了晓岚发来的第一条短信。但她分析,这可能他们兄妹俩合伙蒙她的,想骗她回去。她没有当真原文看到第二条短信,她还是没理会。

29日上午,陈斌去进配件了,曹鸿看到了第三条短信。她不相信哪个姑姑会割掉侄子的耳朵,不过到了严晓凤“最后通牒”的10点,她还是犹豫着开了手机。这时,严晓凤的电话竟然打了进来:“曹鸿,还算你在意儿子。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办?”曹鸿不知说什么,只好一言不发。严晓凤急了,大声吼叫起来:“我这就割丁丁耳朵,你信不信?”曹鸿还是不说话。一瞬间,严晓凤被激怒了。她猛地站起身来,把打开的手机放到桌上,一伸手将☠一旁的丁丁抓了过来,并拿起了水果刀。她本指望丁丁看见刀会吓得连哭带叫,刺激一下曹鸿,可丁丁却一点也不害怕。严晓凤对丁丁说:“对着手机说话,叫你妈妈来救你,否则我割下你的耳朵!”丁丁却顽皮地说:“你敢!我还要割你的耳朵呢!”严晓凤隐约听见手机里曹鸿“扑哧”笑了一声,恼羞成怒的她猛地拎起孩子的耳朵,手起刀落,顿时鲜血飞溅。丁丁没命地哀号起来:“妈妈呀,我的耳朵掉了,妈妈呀……”严晓凤丧失了理智,一刀下去,孩子的耳朵没有掉,她⊥又接着割了几刀……

曹鸿的魂都惊掉了,赶紧拨打严刚立的手机求助。严刚立急忙拨通晓岚的手机,还没开口,严晓凤就先说了:“我已经伤害了丁丁,你过来把我杀了吧!&am๑p;rdquo;

严刚立赶紧拨打了120。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发现严晓凤正抱着浑身是血的丁丁,她面容呆滞,脸上泪痕一片。丁丁的左耳朵已经齐整整被割了下来,孩子已经痛得昏迷了过去。医生对丁丁进行了紧急止血、包扎。因为涉及故意伤害,120急救人员拨打了110。办案民警迅速控制了严晓凤。严晓凤哭着交代了伤害孩子的事实和前因后果。当天,严晓凤被执行刑事拘留。清醒过ψ来后,痛不欲生的她觉得对不起侄儿,对不起哥哥,数次以头撞墙。当天中午,临沂‖|市人民医院的医生①为丁丁做了断耳再接手术。医生说,术后虽然不会影响听力,但丁丁耳朵的外观再也不会完全复原,必将给孩子带来一生的阴影。

严晓凤因涉嫌故意伤害被临沂市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丁丁受伤后,曹鸿和陈斌带着盟盟一起返回了临沂π。面对严刚立,他们愧疚难当。严刚立向妻子表示,自己可以既往不咎,只要妻子能回到自己身边,陈斌能跟晓岚重新在一起。但曹鸿却坚定地表示,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头。陈斌的态度也很坚定:“我也不能离开曹鸿。我们一家三口一定要在一起。”严刚立知道妻子去意已决,再难挽回,想到这场恩怨烽烟,都是由于自己一心想报恩、荒唐提议为妹夫“自然代孕”引发的,他不由得悲恨交加、痛悔莫名。抱着失去了左耳的丁丁,他几番号啕大哭。

但曹鸿和陈斌都表示,愿意为严晓凤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严刚立和曹鸿夫妻俩以丁丁监护人的名义一起写了书面谅解书,找⌒到办案检察官,坦陈了他们自己的过错,希〥望能对严晓凤从轻处理。